Miko米米

开学长弧——( ⌓̈ )

你好!这里是 想要拥有金肝的Miko!
可以叫我米米/可可
目前痴迷凹凸ing | 主瑞金安雷 |
同时也看 | 小英雄 | aph | 痴迷红色组|
是全员厨噢!

真的很想画出更好的作品……!

之前的板子坏了买了一个新的
复健了一下
太好用了反而不会画画了「猛虎落泪」

@糖渍蜜瓜_瑞金造糖厂  
是给瓜瓜的生贺!!!瓜瓜生日快乐!!!
祝你以后每天都能吃到甜甜的瑞金粮_(:ᗤ」ㄥ)_

第一次画这种……婴儿车,画的牛头不对马嘴的orz不过希望瓜瓜能喜欢(●´ε`●)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也不懂为什么这么清水的东西会翻掉orz

外链请戳这里


画了手机壳(*ˇωˇ*人)
其实觉得瑞哥纯色背景更好看umm
不过还是想和金宝凑一对!

摸个十分草的鱼
感觉摸成了证件照哈哈哈哈
烈焰红唇了解一下👄

人设崩塌注意!!!
设定是狮狮要去很远的地方出差,安哥陪他喝酒送行结果自己喝了个烂醉

其实我本只想让他们吃同一颗鱼蛋!
但是不能无缘无故的就吃同一颗鱼蛋对吧!
然后找理由就演变成了这个沙雕图图「甚么」

⭐一个未完成的小动图⭐

在火车上闲着没事用手机摸的w
虽然只动了一点点但比想象中的张数要多好多好多张!(iДi)

【瑞金】Angel With A Shotgun

是咕咕咕了超级久的瑞金接力第三棒!!!(你的脸呢)
设定上格瑞是天界的天使,接到任务下凡保护拥有特殊血统的金,避免金落入其他势力手里,格瑞最后为了保护金开了杀戒而没办法再回到天界

瓜瓜最初给我这首歌的时候我脑袋里只有三个字:太好听了! 然后还想了好多好多剧情,不过迫于自身能力有限还没画完orz,等之后有时间了就把它画完!!!

 

上一棒: @糖渍蜜瓜_瑞金造糖厂  反复无常

 

下一棒: @石皮这一下非常开心  Orion

昨天漫展画的板板!!比纸上画难好多啊
p2是草稿w草稿打太久了结果回画板的时候都没位子画了哈哈哈

【瑞金】Wings

呜呜是超可爱的小精灵金宝!!!吹爆神仙瓜瓜😭😭能收到这样的生贺我实在太幸福了😭😭😭

糖渍蜜瓜_瑞金造糖厂:

旅人瑞x精灵金
是米米 @Miko米米 的生贺!迟到了一天写的还不多【……】
已交往
前篇fairy
作品归档
——————
  马车一路颠簸,晃得人头晕眼花。金没坐过人类的交通工具,一直都是用翅膀赶路的。在这狭小又阴暗的空间里,那双美丽的翅膀只能缩小再缩小,委屈地缩在一角。


  小精灵整个都蔫儿了。


  格瑞取了食物和水回来,放在了金的面前。


  精灵这种生物,就是应该在明媚的阳光下,展示自己的美丽和强大的。


  而如今,他却只能缩在这小小的马车里,连点阳光也见不到。


  格瑞轻轻地叹了口气,揉了揉金的头。


  “吃饭吧,别饿坏了。”


  金无精打采地撩起眼皮,眼睛中原本绚烂的蓝有些黯淡,“格瑞……我们什么时候到啊……”


  “明天早上就到了,”他拧开果汁的瓶子,将瓶口递到他唇边,“喝吧,甜的。”


  精灵是依靠摄取糖份来给自身供应能量的,在生存地就会吃一些花蜜,不过现在能寻找到的最方便的食物就是果汁了。不过金不挑食,什么东西都能尝试一点,于是也跟着格瑞一起正常进食了。


  至于格瑞,他觉得一份两份都是一样的,有人陪着吃饭总要舒服一些。


  “觉得头晕的话就早些睡,睡醒了就到了。”格瑞向上托了托瓶底,好让他顺利喝到瓶子里有着鲜亮颜色的液体。金咬住瓶口补充着能量,口腔里甜甜的味道让他感觉舒服多了,连眼睛都眯了起来。


  像只……被挠着脖子呼噜呼噜叫的猫。格瑞悄悄弯了弯唇。


  “嗯……”金喝够了,敛着的眼睛又睁开来,下巴微微一扬就松开了咬在嘴里的瓶口。


  “我吃饱了。”


  格瑞嗯了一声,扶住他的头凑过去,低头将他沾着水渍的亮晶晶的上唇含进嘴里,轻轻地吸吮了一下就放开来。


  金的耳尖有点红了,他推开格瑞的脸,撅起嘴小小声嘟囔起来,“就不能用正常的方式擦嘴吗。”


  格瑞权当没听到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 也许睡觉的确是一个消磨时间的好主意,金也觉得格瑞的建议不错,于是享用完晚饭之后就乖乖地在马车里躺下了。


  而此刻才刚刚进入黄昏时分,耀眼的太阳恰好卡在地平线上,散着黄澄澄的光。


  小精灵睡得安稳,侧着身给翅膀单独留出了位置防止压到,透明蓝的翅膀现在只有扇子大,可怜巴巴的。


  格瑞把窗子上盖着的帘子稍稍掀开一条缝,让阳光进来些。他坐到他身边,伸出手拨了拨散乱在脸上的碎发。他的呼吸轻浅又平缓,暖烘烘的气全呼在了他手上。


  不知道他又是怎么胡闹,眼角都能蹭上黑灰,格瑞低着头看他,用拇指蹭了蹭他脸上那块脏兮兮的皮肤。


  也真是辛苦了,他叹气。精灵要吸收阳光来补充魔力,可是金这几天都没怎么见过阳光,连气色都变差了,小脸儿蜡黄。


  他伸手将帘子又扯了扯,被打碎的光斑就这么斑驳在熟睡的人的脸庞上。


  笨蛋。既然这么辛苦,为什么还要跟着我呢。


  又不是不回来了。


  他张开手,左手无名指指根上那一圈金色的奇怪文字稍稍变深了点。


  那是他们的契约,是链接两个人的魔法。至于位置,是某位指导人的恶趣味。


  明明吸收我体内的魔力也可以的——我又用不上——怎么就算是饿着也不肯呢。


  傻不傻。


  他就一直这么坐到天完全黑下来。


  把帘子拉上,躺好,顺手就把他揽到怀里。


  手不小心触到翅膀根部时,金哼唧了两声,又在他胸口蹭了蹭才安静下来。


  晚安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 格瑞扔给还在赖床的精灵一套衣服。


  “我就再睡一会儿……就一会儿……”金眯着眼睛用衣服捂住脸。


  “这已经是第四次了,”格瑞把他脸上的衣服揪下来,“赶紧起床。”


  金拗不过他,撇着嘴爬起来开始换衣服。


  毕竟他也不能穿着精灵那身满世界转悠吧,而且现在为了方便需要他在人前现身。


  虽然金也不太想把身上这件格瑞的斗篷脱下来。


  格瑞看着完全没有自觉的金,默默转过身去。


  他吃吃地笑,还光溜溜的就贴到他的后背上抱他,“你躲什么啊哈哈哈……”


  “咳,快别闹了,好好穿衣服。”


  怎么不敢看,明明是怕控制不住自己,笨蛋。


  金笑嘻嘻地坐回去穿衣服。


  “好啦好啦——我穿完了转过来吧。”金扯了扯领子。


  “翅膀没关系吗,”格瑞看了看他的后背,“不难受?”


  “嗯,没关系!”金抻着脖子看了看后背,“翅膀贴着后背就可以了。”


  会很累吧。格瑞静静地盯着他的眼睛,果不其然捕捉到了一丝慌乱。


  算了。


  他帮他理理头发,轻轻在额头上吻了吻,“穿好就出去吧。”


  “嗯!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 “总之就是这样。”格瑞坐在椅子上,瞥了一眼垫着脚取书的金。“虽然麻烦你过来一趟很不好,但是现在这样的状况,也只能找你了。”


  “嗯,明智的选择。”他们契约的指导人单手撑着下巴,“我觉得你还是让他自己好好学一下魔法吧,不然……”魔杖一挥,金刚刚变大的翅膀就消失不见了。“可能会很危险。”


  “……我知道了,”格瑞走到金身后,帮忙将书取下来放到他手里,“谢谢。”


  “嗯~”黑发的魔女随手变了两瓶药水出来递过去,“一瓶分五次喝,喝光之前自己把变翅膀的魔咒学会。”


  她那对幽幽蓝的眼睛盯着格瑞,“我说,本小姐可不是慈善组织的,给我付报酬。”


  “可以。”


  “三十年份的龙尾草两株,西面的森林后的山下有,山上有龙,自己注意点。”凯莉完全没思考就报了价,“用翅膀的话咒语是wings,书拿好,慢走不送。”


  “凯莉拜拜~!”


  非常庆幸,魔女的小屋在很偏僻的地方,没有人经过,格瑞打量了一下没有翅膀的金,把他的重剑背到了背上。


  “咿——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,格瑞好吓人。”


  “变一下试试。”


  “Wings.”


  通透美丽的蓝色翅膀从背部生长而出,在阳光下像清澈的溪水一样透明,上面金色的花纹像是什么特殊的烫金工艺做上去的,闪闪发亮,有金属一样的奢华感。


  “走了。”


  “呜哇啊!都说过了不要摸我翅膀根!很痒的!你再这样我就要对你施坏坏的魔法了!”


  “你的魔法不是对我无效吗。”


  “你、你!太气人了!”


  “快点走了,跟上。”